互联网审判模式下维权成本逐步降低

2020-03-14 10:27 来源:未知

  在国际消费者权益日来临之际,北京互联网法院于3月11日在线召开涉网络消费者权益保护案件审理情况新闻通报会。

  据统计,该院涉网购纠纷案件以小额诉讼为主,涉案标的额在1万元以下的案件占比38%,最小的标的额仅为8.58元;大部分涉网购纠纷经调解后,均以撤诉结案。在互联网审判模式下,消费者维权成本逐步降低,维权意识增强。

  近年来,每逢大促销,必有福袋。对消费者来说,福袋相当于商品打折优惠,在购买时对福袋内商品的期待感也非常具有吸引力。对于经营者而言,福袋已成为一种有效的促销手段。但是,有的福袋促销却变了味,甚至成为一种变相的价格欺诈。

  2018年“双11”期间,王某在某网店花费949元购买了一个“男装超值幸运福袋(款式随机)”。该福袋的销售页面醒目标注了“¥2399”字样,并承诺福袋内产品价值均高于2399元。但王某收货后发现,福袋内的商品为一件售价仅为799元的大衣,于是将对方诉至法院。

  北京互联网法院审理后认为,法律禁止价格欺诈行为,该网店经营者在“双11”期间将售价799元的大衣以“超值幸运福袋”的形式销售给王某,远远低于其承诺的福袋价值,诱导消费者进行购买,构成价格欺诈,应当予以退款并支付3倍的惩罚性赔偿金。

  据北京互联网法院综合审判一庭庭长卢正新介绍,自2018年9月挂牌成立以来,北京互联网法院受理的涉网络消费者权益保护案件中网络购物合同纠纷案件占比最高,达到83%;其次是网络服务合同纠纷案件,占比13%;网络购物产品责任纠纷案件占比最低,仅为4%。

  卢正新表示,对于消费者主张经营者虚假宣传构成欺诈的案件,应当根据经营者实施的虚假宣传行为的客观严重程度、主观恶意程度、消费者陷入错误认识及产生的损害后果等各方面因素进行综合判断。经营者虚假宣传的是经营资质、商品或服务的主要功能或主要标准等合同主要内容,直接误导消费者与经营者订立合同的,构成欺诈,应当支持消费者惩罚性赔偿的诉讼请求。

  “目前,社交电商、跨境电商、二手电商等新型电商模式迅猛发展,但市场不够成熟,相关法律法规不够完善,法律风险和隐患较多。”卢正新说,以“主播带货”为起点的网络交易,产生纠纷后,由于存在主播、销售者、直播平台、第三方平台等多重主体,消费者难以确定交易相对方的身份以及各方主体应当承担的责任,客观上对消费者维权将产生一定影响。此外,还有部分销售进口商品的经营者伪造、变造海关单证,令消费者无法判断真伪,其产品质量也无从保障。

  从案件标的额分析,北京互联网法院受理的涉网络消费者权益保护案件标的总额较大,达3928.06万元,但个案标的额普遍较小。涉案标的额在1万元以下的案件占比38%,在1万元以上5万元以下的案件最多,占比49%。

  卢正新称,目前该院已实现从起诉、调解、立案、送达,到庭审、判决、执行、上诉等全部诉讼流程节点“上网”和“在线”,当事人“零在途时间”“零差旅费用支出”就可以完成诉讼,在互联网审判模式下,消费者维权成本降低,维权意识增强。

  此外,北京互联网法院在梳理涉网络消费者权益保护的案件后发现,调解及调解后准予撤诉结案的占比较高,达71.2%。“一方面,多数纠纷法律关系明确、事实清楚、双方争议不大;另一方面,北京互联网法院高度重视对涉消费者权益保护纠纷案件的调解处理。”卢正新说,在诉前,该院已吸纳了京东、百度、阿里巴巴等13家电子商务平台人民调解委员会,以及擅长处理各类网络合同纠纷的51名律师,对出现的相关纠纷高效化解,取得了良好效果。

  网购,当然离不开平台。北京互联网法院在对相关案件的审理中发现,消费者对电子商务平台寄予了较高期望,认为只要是在电子商务平台上购买商品或服务时权益受损,电子商务平台就应承担赔偿责任。

  在北京互联网法院的一起涉平台“自营”案件中,消费者通过某平台预定酒店房间并支付住宿费后,收到了确认预定成功的短信。然而,次日该平台客服人员致电消费者,称预定的酒店已满房,酒店方承诺将赔偿消费者入住其他酒店的实际差价。但在消费者后续索赔差价时,平台方却以相关承诺系酒店方作出为由,拒绝了消费者的请求。

  法院审理后认为,涉诉平台在酒店预定环节未以显著方式区分自营和第三方商家业务,在酒店预定成功后,才在平台发送的确认短信中提到服务由平台内经营者提供,且未标明平台内经营者的真实名称,不足以让消费者理解其准确含义,无法判断该业务是平台自营还是第三方经营。据此,法院判决平台公司应当承担服务提供者的法律责任,赔偿因订单取消给消费者造成的损失。

  除了部分电子商务平台存在自营、第三方标示不明的问题,平台还存在对入驻商家资质审核不严、产生纠纷时对平台内经营者和相关交易信息披露不及时、对平台内经营者的违法行为监督管理不力等问题。

  为此,北京互联网法院指出,电商平台要承担对平台内经营者的资质审核、信息披露、监督管理、调处纠纷等法定或约定义务,如果未履行或未妥善履行上述义务,造成网络消费者权益受损的,电商平台应当承担相应的责任。

  比如,由于电商平台未对入网餐饮服务提供者的食品经营许可证进行审查,导致消费者购买了无食品经营资质商家制作的食品,合法权益受到损害,电商平台应与食品经营者承担连带责任。

  此外,在部分案件中,北京互联网法院发现,有些平台暗含“陷阱”。比如,有的经营者对属于“七天无理由退货”的商品,标注不支持“七天无理由退货”或“不退不换”,并以此为由拒绝给消费者退货。对此,卢正新表示,除法律明确规定不适用“七天无理由退货”,或者根据商品性质并经消费者在购买时确认不宜退货的商品外,经营者不得无故拒绝“七天无理由退货”。